• 摘黄瓜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摘黄瓜

    傍晚时候,我和姥姥到菜园里去摘黄瓜。

    青葱的黄瓜藤,已长得比我还要高了,但它们好像不中止成长的迹象,用它们柔软的身材,用它们长长地髯毛,攀着细细的竹竿,一个劲儿地往上爬,真像一条条电话线。

    它们是要给谁打电话呢?我想:它们必然是打给和蔼可亲的太阳公公,好让黄灿灿的阳光帮它们长得又肥又壮;可能是打给白云姐姐,求她酿成可恶的细雨点儿,“沙沙沙”地落在它们身上;可能它们只是打给月宫里的嫦娥,好让黝黑的夜晚不那末寥寂。

    被誉为“自然灭虫器”的七星瓢虫不停地在黄瓜架上巡逻,遇到害虫,它们就会当机立断的出击,决不会口下留情。所以,尽管姥姥从来都不给黄瓜打农药,黄瓜也不被害虫啃噬过的痕迹。

    可恶的小黄瓜,一出生就戴着一顶美丽的“小黄帽”,一直戴到它们长大,小黄瓜们还穿着一件件通明的铠甲,那身铠甲后来是软软的、绒绒的,渐渐地变硬,变硬,好像在忠告咱们:不要苟且伸手,伸手必被扎。

    “姥姥,怎样不大黄瓜呢?是否是昨天夜里被小偷偷去了?”我焦急地问姥姥。

    “别乱说,乡村家家户户都有小菜园,谁来偷咱们的。它们都藏在叶子下面呢!你看,黄瓜的叶子多像一把把圆圆的大伞?”我微微地拨开一个圆圆的大伞,可不是嘛!绿月亮似的大黄瓜们都藏在下面,嘻嘻哈哈地玩荡秋千的游戏呢!

    调皮的大黄瓜,好像舍不得脱离黄瓜妈妈,和我玩起了“拔河”的游戏,我死死的捏住它,使劲儿往下扯。哎呀,扯了半天却涓滴不动静:“这条大黄瓜,敢跟我较劲儿,我偏要扯你上去!”

    “不克不及硬扯,妞妞,会把黄瓜藤扯断的。”我抬起头,学着姥姥的样子,一手捏着黄瓜的根部,一手捉住黄瓜藤,微微一拉,大黄瓜就乖乖地躺在了我的手里。

    把它拿到水桶里洗一洗,放到鼻子上闻一闻,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,微微地咬一口,脆生生、甜滋滋的滋味立即溢满了我的嘴巴,mm瞥见了,也嚷着要吃黄瓜,我成心逗她:“想吃,本身摘去!”

    mm显然被黄瓜刺扎过,犹犹豫豫地不愿伸手,我成心把黄瓜嚼得“嚓嚓”乱响:“黄瓜真甜,黄瓜真甜。”mm无可奈何地看看我手里的黄瓜,咽了咽口水,终于向一根黄瓜伸出了她的小手:“咬,咬,咬!”mm刚一碰到黄瓜,就大呼起来,缩回手,可怜巴巴地望着我,眼看就要哭了。我仓卒把手里的黄瓜分了一半给mm,mm咬了一口,圆圆的脸蛋儿上立即现出了两个甜甜的小酒窝。

    摘完了黄瓜,还要给黄瓜浇两桶水,帮它们拔掉身边的杂草,如许才会长出更多好吃的黄瓜。我一边浇一边想:“真是一份耕种,一分收获,咱们的学习不也一样吗?”

    ?

    也同样吗?”

    ?

    上一篇:失去的不只是友谊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